宇宙你闲爹

心头骄阳,袖里月亮

一日n次郎

半闲夫斯基

说个事

淡圈,也就是这个号废掉啦

首先就是三次马上要开学了,没时间写文,手机上交也没办法写文,一天天从早上五点半上学到晚上十点半放学,真的没时间,而且学生还是得以高考为重是不是。

其次就是圈子里……都是什么玩意啊……乌烟瘴气,不是说魔乙圈子,魔道也是,我自己混得别的乙女圈子也是,最近全都是事。

第三就是,我也不知道我是没灵感还是说懒得写,总之就是脑过即写过,具体落笔写就是一片空白。

大概是江郎才尽了叭。

江湖有缘再见叭。

(想看我搞欧美圈bl同人或者综英美的,可以私信我找我小号,毕竟狡兔三窟hhhh,私信我的我只回复我看着眼熟的)

我好想要长评,每个作者都想要长评


我哭


【莫玄羽×你——梨子】

#ooc致歉

#是个梨子味的刀子


1.


 


你本来都要睡了,但是外边忽然一阵子簌簌的声音,你披了一件外袍,偷偷往外瞄了一眼。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风吹过去树叶哗哗摇的声音。


 


“明明有动静的……”


 


你刚要折返回屋,却一下被抱住,少年人消瘦骨感的胸膛撞上你的后背:“姐姐!是我!”


 


你失笑,转身就拍了他一下:“小羽子你这小混球!大半夜又出来闲逛干嘛!回头你姨妈知道了又要打你了!”


 


他捂着被你拍的地方,呲牙咧嘴:“姐姐他们打我你也打我,我难受了!”


 


你明明知道他是故意扮可怜,可是你就是控制不住去哄他:“嗨呀嗨呀,是我不对好不啦?那你打回来吧。”


 


莫玄羽连连摆手:“不打不打!小羽不打姐姐!”


 


你托起他的脸,手指使劲儿在他脸上揉来揉去:“你没事半夜不睡觉干嘛呀?”


 


“我……”他犹豫了一下,神情一会傲得像个花冠子公鸡,一会又扭扭捏捏像个大姑娘,“我要去我爹家里了!”


 


“你爹?!”


 


你想了一小会才想起来了莫玄羽原来还有一个便宜亲爹,好像还是个求仙的,家里有钱有势,厉害得很。


 


“我爹……就是那个特别好看特别好看的大老爷,家里有花有鸟,他们家还有好多特别好看的公子跟小姐……姐姐你跟我一起去吧,我们一起去吧……”


 


你叹口气,手臂慢慢莫玄羽脸上滑落下去,他一看你这样,就知道你是不会跟他一起走了。


 


莫玄羽眼眶一下就红了,他抓着你的手,拽着你重新摸上他的脸:“姐姐你跟我一起走啊!一起啊!那里很好的我……姐姐你是不是不要小羽了……小羽……小羽不去那个老爷家里了……”


 


他心智不成熟,疯病一向来得毫无征兆,你拽出你的手,把他搂住了,顺着头摸了好几把:“小羽乖啊,姐姐最喜欢小羽,小羽难道不知道吗?姐姐……姐姐也有爹啊,小羽要找小羽的爹,姐姐也要照顾姐姐的爹啊对不对?”


 


莫玄羽吸吸鼻子,点了点头。


 


他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下重新亮起来:“那这样!姐姐嫁给我做老婆好不好!”


 


“噗。”


 


他不满:“你笑什么!”


 


你点了一下他的鼻子:“小羽,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夫妻呀?”


 


“就是一直在一起的呀,我还可以光明正大的亲亲你,不用偷偷摸摸得做梦亲亲你啦。”


 


“你还做过亲亲我的梦啊……”


 


他脸红:“我梦里边你香香软软的,特别好亲,是梨子味的,然后我还没亲够呢,就被叫醒了……”


 


 


他见你笑得发抖,脸更红了,气得跳脚:“你怎么能这样笑我呢!我是在梦里边认认真真亲你呢!”


 


“是是是……”你看他这副样子,心里头一阵阵发紧。


 


那么多年不接他回去,怎么如今忽然就接他回去了?你虽然是个没仙缘的,但是你也知道一直兵荒马乱得,你爹喝多了吹牛,哪怕是三分真七分假得,可你也有了几分大致的脉络。


 


比如什么会吹笛子让死人打仗的大魔头,什么死了的又活过来还特别能打的人,精灵古怪得吓死人。


 


那种人家,莫玄羽这个疯疯傻傻的哪里招架得住啊。


 


你摸摸他的头:“小傻子,你可得好好的,听话,要是他们家有人欺负你……你……我知道你娘想让你……唉……你听我说,你到那里乖一点,少说话也少做事,凡是都多瞄着一点人家仙门少爷怎么干的。别……别一看见个好看的公子小姐就过去拉人家手……”


 


他一甩你:“我娘都和我说过啦!我都记住啦,记在脑袋里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姐姐……你真的不跟我走吗?”他忽然认真起来,沉默的样子像极了那些灵光的小哥儿:“你在这里,你爹欺负你,我不在就保护不了你了。”


 


你在的话也就是咱俩一块挨打行不行……


 


你又劝了他好久,眼看月亮又往上移了几分,你只好赶他回去。


 


“姐姐!你等着小羽!你要嫁给我,然后和我一起……还有娘亲,我们一起在那个好地方待着!”


 


你看着少年人眼睛里的光,殊不知是天上的星星更亮些还是他的眼神更亮些:“……好啊,我等小羽。”


 


2.


 


莫玄羽是莫家庄里头的笑话。


 


亲娘是个庶出的,亲爹又根本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儿,十里八乡都知道莫玄羽是怎么来的。莫玄羽小时候还算是个伶俐的孩子,偏大了些出了一次事,脑袋撞到了,就此之后疯疯傻傻得成了笑柄。


 


你过得比莫玄羽强那么一点,毕竟你好歹算是个正常人。你是莫家庄里张屠夫的女儿,他娶了你娘之后整天得拳打相向,而你娘她生了你之后就趁着天黑跑走了,至今不明去处。


 


此后张屠夫对你更是恶劣,你是女儿,于他而言是个“赔钱货”,一不能传宗接代,二不能抛头露面得出去接活干,最多能缝缝补补织织布拿出去卖。他打你,骂你,甚至动不动不给你吃食。


 


你就是这么认识莫玄羽这个小疯子的。


 


那天你饿极,却还是要在河边洗衣服,眼看就要饿得昏了头掉下河里,可是忽然被他一把抓住,你回头一看,正是个笑得极明媚的、花里胡哨的一张脸。


 


“你是……莫玄羽?”


 


他倒是不认生,盘腿坐在你旁边:“这位姐姐你认识我呀!”


 


这十里八乡谁能不认识你啊,你腹诽。


 


他顺手就摘了一朵河边石头缝里的野花:“姐姐给你!你很好看,花也很好看,你带上花就更好看啦!”


 


那花瓣一瓣瓣圆润极了,自花心向上一点点过渡出紫色,小小的但是可爱。你接过花,试探着戴在头发上。


 


“好好好!姐姐这样就更好看啦!比画上的仙女还好看!”


 


你哪里有多好看,不过就是大字不识的乡野丫头,爹不疼娘不爱,一身的粗笨病。


 


他一只手撑着下巴:“姐姐,你怎么晕倒了啊?”


 


你笑一下僵住了,组织了一会语言才说:“哦……哦……我没吃饭……有点饿……”


 


他变戏法一样从怀里掏出一张饼,递到你面前时又收了回去,他一点点把饼撕成两半:“哎呀呀,我不能全给你吃,我还要给我娘吃,所以你吃一半吧,我把我这份给你。”


 


你知道,他在莫家庄里过着的日子也不咋样,估计也得饥一顿饱一顿,见他如此你心里也难免一颤。


 


“哎。”


 


你接过那半饼,又把它一分为二,大一点的那半递给眼巴巴看着饼的莫玄羽。


 


“你跟我一起吃,你还小,以后还要长个子呢,要多吃。”


 


他倒是不客气,接了就咬了一大口,然后含含糊糊得说道:“我娘也说我有点矮,表哥就比我高,还比我胖……但是他丑,长得跟猪一样,嘿嘿。”


 


你回忆了一下那个莫子渊,长得确实一脸横肉,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纨绔。


 


“姐姐,你快吃啊,吃饱了就不晕倒啦。”他凑近,糊着粉的大眼睛眨了眨,“你看我好看吗?”


 


你一下呛住,气顺过来之后仔细打量起了他,虽然脸上涂得一塌糊涂,可是骨相好看,五官也漂亮,你由心赞许道:“好看好看。”


 


“真的?!”他一蹦三尺高,拍手道,“姐姐你真好!你人漂亮,心也好,我真是太喜欢你啦!”


 


 


此时夕阳西下,溪水都镀了层金辉。


 


“好啦,我要回家啦,谢谢你的饼。”


 


“哦……是很晚啦……姐姐你家在哪里啊,我可以找你玩吗?”


 


“我家在庄子东头往头数第二家,不过我爸脾气不太好,我时常来河边洗衣服,你可以来河边找我啊。”


 


他垂下头,闷了一阵子之后忽然昂起头,绽出一个极灿烂的笑,一时间流光溢彩,夕阳的暖调打在他脸上,一时间那红彤彤的妆都变得柔和起来。


 


你这辈子,这十几年到头来见过好多种笑,从微笑大笑到冷笑讥笑,但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这么戳心窝子的笑。


 


你一时都怔愣起来,他一直对着你笑,笑了一会你就跟着他笑,笑得微微发颤。


 


3.


 


莫玄羽在兰陵待了一阵子又回来了。


 


“哎呦姑娘我可跟你说暧。”隔壁家刘大娘拉着你唠家常,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莫玄羽。知道他回来你就开始心惊,但具体为什么你是一点都不知道。


 


莫家庄把他关起来了,莫二娘子一气之下病得快死了,一件件压下来,你难受又担心,心一跳跳得,晚上都睡不着觉。


 


“我可听说了哦,那个莫玄羽哦,是因为犯了那个才被赶回去的。”


 


“哪个哪个?”李家嫂子一边择菜一边问。


 


“嗨呀!”刘大娘一拍腿,满脸都写着厌恶,“就那个……那个……断袖,他疯得要死了,跟男人拉拉扯扯得!”


 


 


你手一抖,手里的盆子“哐当”一声掉到地上。


 


“张家姑娘你也觉得恶心吧,唉哟!你是不知道他可不止是断袖哦,他还……他勾搭的可是自己的亲哥哥哦!”


 


“啥?!”李嫂子菜也不择了,“亲哥?”


 


“不是一个妈生的,好像也是小娘养的,但是人家可出息啦,那从那些道长仙人堆子里都是打头的。我家男人说了,他哥叫金啥瑶来着,就……就可厉害了!就温家你们知道吧,就温家那个家主,就是莫玄羽他那个哥一剑捅死的!”


 


旁听一堆妇人都是倒吸口气:“那可真是个人物!”


 


刘大娘见此越发起劲儿了,手活计也放下了:“就说那个莫玄羽过去之后,就能不要脸到勾引自己亲哥,最后这事被他嫂子知道了,人家嫂子一怒之下给他赶回来了。”


 


 


大家注意力都被金光瑶分走了:“人家娶妻了啊……”


 


李嫂子尖酸得道:“那要是不娶管你们啥事?是你们能许配给人家还是你们家姑娘能许配给人家,那肯定就是英雄配美人,不知道是什么名门闺女世家仙子呢。”


 


刘大娘立刻哈哈笑起来:“李家媳妇你说的可是个理,我男人说了,那就是个顶尖儿的美人,说漂亮得跟神仙下凡似的,性子也好。可温顺一人,让这莫玄羽给气得够呛,我想也是,我要是那夫人,我得把莫玄羽腿打断……”


 


“要我说,莫玄羽就是随娘,他娘当年不也是不要脸,自己往人家有老婆的男人身上贴吗?还真以为能飞上枝头,啧……”


 


 


你都是听不进去的,你只是觉得可笑又可悲,小羽那么好的人,怎么就能做出那种事情呢?明明去金家前几天夜里还来找你,明明……


 


刘大娘敲敲盆:“行了啊都别说了,张家姑娘还在这呢,一个个大老娘们不知道点羞臊,人家黄花大闺女还得要呢。”


 


你扯了扯嘴角。


 


李嫂子又拿起豆角,一下掰断:“说起来哦,张家的,你爹前几天去酒馆里送肉,我家男人正好偶遇,你爹说给你许了个好人家,是不是呀?”


 


“什么?!”


 


你还没来得及质问,那群妇人就又开始议论起来。


 


“许了谁家的啊?”


 


“他爹说的好像是吴家庄的老爷,他不是才死了老婆嘛。”


 


“续弦嘛我还以为什么呢,啧。”


 


“你这就不知道了,那吴老爷趁钱着呢,多好啊。”


 


“我听说那个吴老爷儿子都比她大了……”


 


“你净看那些没用的,你寻思寻思,那聘礼得多丰厚,都得一箱子一箱子送钱来。”


 


你再也受不了了。


 


 


4.


 


你也不知道你要往哪里跑,你跑到河边,夕阳血一样的颜色,映在奔流过去的河水上,如同滚滚鲜血,淋漓得流逝过去。


 


最后你跑到莫家庄后院,你试着翻墙过去,可是你翻不过去,你踩着砖头试着攀,可是一下又掉下来。你的后背疼得要死,你的手上全都是血。


 


你最后还是翻过去了。


 


你看见面无血色的莫玄羽,他脸上涂得红红的,好像死了的人一样。


 


“小羽,是我,我来找你了。”


 


莫玄羽一下咧开嘴角,两边嘴角都挂得高高得,是笑的表情,可是没有笑的神情。


 


“小羽……”


 


他麻木得走过来,带着僵硬的笑,一步步走到你面前。


 


“姐姐,你看我好看吗?”


 


“好看。”


 


“那他们为什么都不喜欢我,爹也是,大姨、表哥也是,瑶哥也是,我没有要勾引瑶哥,瑶哥对我好我就要对瑶哥好,这是我娘教给我的,我做错了吗?姐姐你告诉我,我做错了吗?”


 


“……没有……没有……”


 


你眼泪掉了下来。


 


“姐姐喜欢小羽,小羽很好的,小羽不难受……我……”


 


 


你不知道怎么开口,那几句听来的消息哽在你的喉间,好像要杀了你一样。你的理智告诉你,你跟莫玄羽说有什么用呢?他就是个小疯子,他能怎么办呢?可是你就是控制不住啊,你想对着莫玄羽宣泄。


 


你蹲在地上,抱住自己:“我爹他……他不要我了……”


 


莫玄羽一愣,他坐在你旁边:“我爹也不要我了,没事姐姐,咱俩在一起好啦。”


 


“不……不是……不……小羽我……我……”


 


 


你没忍住,搂住那少年瘦得骨头节都凸出来的身躯:“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他要把我卖给隔壁吴家老爷,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搂着你的手臂一下子滑下去了。


 


“你也不要我了!”


 


他一下推开你,吼声带着哭腔。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都嫌弃我是个疯子!好啊!我就疯给你们看!你……你滚出去……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你动都动不了了,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冻住了。莫玄羽他怎么能这么说你呢,他怎么能呢……你只有他了,他怎么能呢……


 


你狼狈得再次爬墙爬出去,你站在墙头上,一下跳下去。


 


疼,你觉得你胳膊折了。你躺在地上,看着月亮一点点挪移。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当晚,你拿起给莫玄羽裁剪过衣服的剪刀,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5.


 


蓝忘机搭着魏无羡的手,看着魏无羡给一个破破烂烂的坟磕头。


 


“是谁的?”


 


魏无羡摇头:“我不认识。”


 


蓝忘机眉尖一挑:“那是?”


 


夕阳西下,倦鸟归林。


 


“是我这副身子的故人,他……临献舍前,写字求我有空的时候,给她烧点纸,希望她在底下不要被欺负。”


 


“还有……”


 


魏无羡语气深沉,声音自胸腔发出沉痛的共鸣。


 


“他要我说。”


 


“姐姐,你下辈子也要是梨子味的,这样我就可以……找到你了。”


我又放弃当画手了:)


我要变成一个画手


我可以的


自我麻痹.jpg


我也有头像框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ノ♪


【魔道乙女——你们哥哥都在跟别家小姐姐搞cp】

#内含涣/瑶/玦/澄

#现代娱乐圈au,沙雕预警,ooc预警

1.

我活得好悲伤,我在雨里拉肖邦。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的惊天大八卦。

我本命蓝曦臣,他用他的小号,给隔壁女爱豆白青岑打榜。

这说明啥?我已经可以预料到,某伟的偷拍,微博豆瓣的吃瓜,营销号的叽叽歪歪,公关的无力,网友的一个个实锤,粉丝誓死维护哥哥名声的惨烈,最后被他一个#蓝曦臣曝光恋情#的头条热搜杀得片甲不留。

鱼哭了水知道,吸尘器们哭了谁知道。

微博粉丝群里不少姐妹开始讨论这事,大家义愤填膺,一边说把话题压下来,别给哥哥找事。一边又开始如同抓男朋友出轨证据一样,一点点搜刮我们的哥哥,到底有没有出轨。

『蓝二锅管我叫大嫂』:前几天他俩不是去拍某莎的封面嘛,就是营业期商业互吹叭。

『我才没头秃』:hello?你家商业互吹是靠小号打榜的?

『M78奥特曼』:吸尘哥哥太没良心了,我们辛辛苦苦给他打榜,结果他一转头给别人打榜。

『凤爪泡椒我泡你』:不是被盗号了叭,我记得YS家的景仪弟弟是BQC的粉,是不是景仪弟弟用他的号了。

『小尚小尚天天向上』:景仪!我疯狂pick他!

『垄断吸尘机产业』:麻烦团粉和别家粉不要到我们这里说话,谢谢。

……

我枯了。

我还有个秘密,那是底牌。

那就是YS公司的小双璧其一蓝思追,那是我小时候一起玩过泥巴的同学。

那时候他还叫温苑,后来进了YS家,改了名叫蓝愿。我俩一直是同班同学,他没出道的时候我还去他超话给他打榜,还微信给他加油,要他一定要安安稳稳走花路。

后来他跟蓝景仪花路走得倒是奇奇怪怪,一开始出单曲不火,后来跟着忘羡一起去拍《莫家庄》,竟然出奇得出圈了,从此之后开始接代言拍封面,资源越来越好。

我试探着给蓝思追发微信。

“追儿,你现在忙吗?有个事问你嗷,就是你知道你们曦臣前辈喜欢哪家女爱豆吗?”

他好像确实很忙,过了得有半个多点才回复。

“抱歉刚才在拍摄,现在才看到。”

“啊,你现在在东京吗?我前几天看到你的行程规划惹(●—●)”

“是的,我和景仪一起。”

对面接着发道:“你说曦臣前辈?他没有说特别突出喜欢的女爱豆吧,他对每个人都很好鸭。”

你吁了一口气:“哦……”

“你是不是又看到哪家营销号说什么了鸭?你放心,曦臣前辈绝对没有恋爱的想法,身边也没有要拍拖的女孩子。”

我想说这次可不是营销号说的,是超级星饭团冰冷冷的提示说的,好在听蓝思追这么一说,我的心终于放下了。

嗯,我的吸尘哥哥还是那个吸尘哥哥。

何以解忧,唯有蓝曦臣。

YS一哥蓝曦臣了解一下?

2.

我活得好悲伤,我在火里拉肖邦。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发现的惊天大八卦。

我久久得凝视着微信里那张糊得亲妈都认不出来但是我就是能认得出来的图,只觉得要窒息惹。

下边配文字:“你看看是不是你那个老公金光瑶?他在我火锅店里和白青岑吃饭呢诶。”

对,金光瑶,JLT演技担当,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最好的瑶妹最好的敛芳尊。

那单薄的一米七背影,那标准的瑶式微笑,这张图就是再加上一百个吐槽君的厚码,我也可以认得出来,然后用我那沙哑腐朽的声音叫出那个名字。

我冷静得敲字。

“哦,那个不是我们哥哥,我们哥哥现在人在重庆录综艺,就算吃火锅也是去洪崖洞不可能去你那里。不要随便拉个路人就说是我们哥哥靴靴。”

“哦,你要是这么说那一定就是金光瑶了,哇塞我们店要火了,你要是来朝圣我给你打八折。”

我冷静得疯狂搜索金光瑶的行程,即使我可以把它倒着用十八国语言背出来,但是我还是要再次确认。

『瑶咪的小帽叽』:姐妹!瑶瑶现在是在重庆吗!!!

『瑶咪的小鞋垫er』:是啊咋了?

『瑶咪的小帽叽』:姐妹你确定吗?

『瑶咪的小鞋垫er』:不是我就把我买的瑶瑶海报全都吞下去。

『瑶咪的小帽叽』完全O98K.JPG

OK。

我把这个截图给我那个开火锅店的朋友,她闷闷得回复:“我还以为就是金光瑶本尊呢,sad,我拿百度的图片偷偷比了半天。”

“说不是就不是,你不如入坑我们瑶瑶。”

“算了算了,我对一米八一下的男人都莫得感情。”

“万一真香呢?”

“算了算了算了,你可别给我安利了,我这辈子也不会进你们饭圈。”

关了手机,我抱着微信那张糊图哭泣。

啊!!!!!!!

3.

我活得好悲伤,我在土里拉肖邦。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对,是已经上了热搜的惊天大八卦。

#聂明玦 白青岑 #(沸)

点进去一看,就是某家营销号又开始发表孤儿言论。

“聂明玦携白青岑出入日料店,期间举止亲密,疑似恋情曝光。#聂明玦 白青岑#”

“实锤!聂白恋情曝光!二人相遇前后时间线整理!#聂明玦 白青岑#”

“#聂明玦 白青岑# 今日聂明玦被拍到与白青岑聚餐,疑似恋情曝光,大家觉得这对儿怎么样? ​”

妈的……我们聂大都淡圈多少年了,9012年了营销号还能把我们哥哥拉出来舞动奇迹,我可真是佛了……

等等。

等等。

卧槽。

这个图为什么……这么……真实……

卧槽?

冷静冷静,作为聂大女友粉妈粉女儿粉脑残粉,一定不可以被脑残营销号带节奏,冷静。他们就是欺负聂大的男粉多,基本上都不混饭圈。

冷静,首先我们先控评。

我麻利得进入备战状态,十几个小号切换自如,豆瓣那边自有姐妹处理,我只需顾好己方战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聂明玦家的女孩就像是圆规,哪怕墙头范围划得再多,圆心始终在我们聂哥哥一个人身上。

『聂明玦在我怀里』请多关注作品,远离私生活。

『大哥我们今天砍谁』反反复复都是那几张图,而且话题都重复着,挺无聊的。很多人问为什么不澄清?说实话,太假了,其实真的没必要去辟谣非得逼得哥哥来澄清!这个时候还有人落井下石真的就很可恶了!抱走我们大哥,造谣司马! ​​​永远相信聂大。

『聂大一九一的肩头上空气好稀薄』白小姐和聂大只是朋友关系,营销号带节奏biss。请多关注聂明玦新作《乱魄》。#守护最好的聂明玦#



『聂直男今天营业了吗』抱走聂大,请勿有事没事就cue我们大哥,我们聂大双影帝,不是什么十八线女团都可以碰瓷的。造谣司马这件事希望各位营销号心里都有点碧树。



……

冷静。

毕竟白小姐是爱豆,粉随主子罢辽,说不定就是白小姐刻意炒作,粉丝刷上去的热搜而已。

呵,恶臭女人。

想到我们家哥哥被当作垫脚石我就心痛,我们哥哥天真烂漫,虽然长得早熟了点,但是整个人都写满了刚正不阿,这份赤子之心整个娱乐圈都找不着。

那位白小姐配碰瓷吗?

抱紧我的聂大等身抱枕。

4.

我活得好悲伤,我用紫电拉肖邦。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cp又双叒叕蒸煮发糖了。

讲真的,我一开始真的觉得LHW的经济能力差劲死,什么资源没有偏偏给我们舅舅送去那种恋爱炒cp节目,妈的我们舅舅不需要那点流量OK?

我就是为了舅舅的颜去的,可是看了一会,我觉得……我变成我最唾弃的那种……cp粉了。

妈的江澄这时候的直男为什么这么戳心窝子!为什么江澄的傲娇这里这么明显,平时在外都是脸黑嘴毒,到这里就变成了刀子嘴豆腐心可爱老直男!

为什么小姐姐这么贴心!为什么小姐姐这么温柔!为什么!你妈的为什么!

『金凌RULAN』

“见一下我的‘准舅妈’。#我们恋爱叭#”

配图金凌和白青岑自拍。



评论区清一色鸡叫吹颜值的。

『大小姐我今天也可以』啊啊啊!来了阿凌!!!!终于盼来今日营业!!

『凌弟弟的小团子』爱你!!!!凌凌!!!!

『仙子本仙』呜呜呜弟弟绝美颜值,姐姐等你到法定结婚年龄!!!



我默默用小号转发。

“江白夫妇szd。”



天啊这对太真了,我无时无刻不是李光洙举牌撒贝宁吸氧,真的就是绝美爱情!前几天路途的预告,他俩一起去滑雪,舅舅一边嫌弃一边帮她穿戴保护装备,阿白摔倒了舅舅就立刻担心得冲过去,还小心得轻轻吹她的膝盖——我的天!!痛痛飞走了这种哄孩子的做法!!太宠了吧!!



我给我的闺蜜激情安利激情舞cp,我闺蜜发出鄙视的声音:“我记得你们饭圈cp粉不是在鄙视链底层艰难生活吗?”

我义愤填膺:“那是圈警划的规矩,求求你了看一看吧!或者看B站有江白cut,太real了!”

闺蜜发了一张表情包:“不听不听王八念经.JPG”



“我求你了!你可以不看舅舅的剧,可以不听阿白的专,但是你一定要磕这对!他俩要是不能成,我就把民政局吃了。”

她冷冷道:“等你吃民政局那天,记得艾特我一下,我给你直播间刷礼物。”

我“嘶”一声,骂道:“给老子爬,江白就是真的,你爱嗑不磕。”

忽然,微博弹出一条提示。

“卧槽阿白发微博了老子不跟你逼逼了。”

『白青岑本岑』

“夏天就是要喝快乐水~”

配图加冰的可乐。

底下评论清一色要求可乐给白青岑广告费,只有江澄回复的不一样。

『江澄字晚吟』:“天天喝凉的,就数着你怕热。”



我又死了。

这种老父亲型男友,谁不想拥有呢。

今天也是为cp激情流泪的一天,民政局搬来了,九块钱我出了,求你们快结婚。




















24h点梗,最终热度是114热度

【五热度(年龄)】  

十七岁

【十热度(写作的bgm)  】

《3055》《让她降落》《Mystery of Love》《Us Against The World》 《爱殇》 《春不渡》《Secret Love Song, Pt. II》还有一堆,这几首是最近用的。

其他的见p2网易云歌单。

【二十热度(写作经验分享)】

ummmm……

多看书多看报?写的时候多花点时间想想人物,别去网上找点段子就搭进去。

垃圾写手在线卑微。

【三十热度(黑历史)】

我……

见P3盾铁。

令人哭泣。

【五十热度(提供文梗)】

想搞一个音乐剧歌剧au。

认识『无牙』旧号的都知道我是搞声入人心的,所以两个联动一下,就有了脑洞。

男中音——蓝曦臣,声线舒缓,表演动情,一身白色燕尾服,手摸着钢琴唱《Luna》。

喝醉了会拉着手边上人飙高音,还会高唱《Les rois du monde》和《丢手绢》。两首歌无缝链接,牛逼得很。

“我们体♂验♂爱♂情♂,我们感悟生活。”

“轻轻的放在小朋友的后边~”

【一百热度——tag里短篇一篇】

就是上边那个沙雕蓝大。

蓝大风评被害。

我觉得个人篇就是渣女女主一个个把喜欢她的后宫伤透了心的故事


我杀女主,杀完了,需要鞭尸吗